全國統一服務熱線:

400-829-8885

首頁 > 研究中心 > 書籍出版 > 苦中得樂 > 上篇 管理與禪的對話 > 第五章管理與禪的“慈悲一笑”>“應無所住”才能應對企業“去中心化”【第二節】
“應無所住”才能應對企業“去中心化”【第二節】
來源:www.lemac-lefilm.com   作者:曾偉

曾偉教授:前面姚總說:一臺車我不必弄明白它的原理,它能送我到目的地就行。我覺得姚總從一端走向了另一端。以前姚總是理性主義風格,強調凡事要從道理上、邏輯上弄明白,否則就不接受。我覺得這是“法執”。而現在,視一切為工具,有用就行,我認為這是“我執”。根本上都是執著心。

我們應該認識到我們是萬法的工具,我們就像是管道。

比如食物進到我們的腸胃里最后被吸收,被轉化,被排泄,這就是一個自然發生的事情??諝庖彩沁@樣,被吸進身體后,也發生了轉化,營養的成分被身體吸收,廢氣從身體排出,這是氣體自身的流動。我們為什么要覺得是我們在用空氣呢?為什么沒看到實際是空氣在用我們呢?事實上是空氣用我們這個身體完成轉化。食物也是如此。所以客觀上來講,人是大自然的工具,是萬法的工具。

一旦把“我”破了,不再把“我”當成最高的存在,不再覺得萬物都為我所用,我們馬上就能感覺到自己潛力的釋放。什么是潛力?我認為就是那個萬法,萬法自動地運作。平時“我”壓抑了自己的生命力,現在這個“我”被破了以后,生命的能量自由奔放了,就像河水一樣自由流淌:空氣在借你這個管道走。如此而已。

大愿法師:教授說的是一個非常好的方面,對很多人來說非常實用,但很多人只有單向的管道,認為“我是主,萬物是客,萬法為我所用,都是我的工具”,像教授說的那樣顛覆過來就對了,很多人頑固的執著就會瞬間粉碎。所謂的抽釘拔楔,本來有釘子在里面,拿不出來,再拿個釘子把它敲出來,這是一個很好的方便。

我們用語言來描述的時候,我們只能處在一種相對的狀態中。管道的說法可以說互換,“我”是主、環境是客,或者環境是主、“我”是客,到環境是主、“我”是客的時候,“我”就成為法界的管道、途徑,法界的智慧通過“我”這個出口流露出來,這當然是非常好的。

事實上,連這個也不要執著。盡管我們用語言描述只能這樣描述,但也可以描述為我與萬法沒有差異,我即萬法,萬法即我。進一步連這個觀念也不過是一個戲論,我們要做的應該是《金剛經》說的“應無所住而生其心”。

我們對能認識的主觀上不要執著,也就是我們一直執著的觀念要破除。很多人認為自己完全沒有觀念,這是不可能的,在世間逢緣對境就一定會產生種種觀點,但是對任何觀點都不要執著,因為那只是你的觀點而已,不是你。臨濟義玄禪師說他的禪法就是隨處做主,任何時候都有一個能夠隨處做主的存在,由它可以生發出種種的逢緣對境的觀點,這個觀點我們可以稱之為法,也可以稱之為方便,稱之為妙用,但是不要對這個產生執著。

應無所住就是能夠破掉一切觀念?;氐焦芾矶U上,比如說做企業管理一定會運用種種管理理論,事實上對這些觀念也不可以執著。像泰勒的科學管理,在工業流水線大批量生產的時候,是有它的價值的。因為按《國富論》講的,分工導致效率大大提高,因此就需要科學管理。大家都能把管理動作分解,更加細化,更加精益求精?,F在這個時代已經由原來作坊式生產進入大工業化生產,就需要有科學管理。

和记娱乐ag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