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國統一服務熱線:

400-829-8885

好管理一定等距離【第三節】
來源:www.lemac-lefilm.com   作者:曾偉

很多管理的問題是從“分別心”開始的。所以,張瑞敏這位管理大師提出一個口號:“管理一定要等距離?!庇泻苤氐摹胺謩e心”是不可能做好管理的,因為有“分別心”就不可能做到公平,不公平又怎么能把管理做好?

“分別心”不僅是有害的,也是極端錯誤的,因為萬事萬物本來都是平等的。

我們通常認為人為萬物之靈,人有靈性,有覺性,所以,人優于萬物。但其實你仔細觀察,你會發現萬事萬物皆有覺性,皆有靈性。人與萬物的區別都是如此,人與人的區別又有多大呢?

我們看一看人與物的有關系:

我們平常說一個人有覺性,其實就是說這個人對外界會有各種反應。比如,你叫一聲“張三”,他聽到后會回應一聲:“叫我干嗎?”這就是他的覺性。假如你給他一巴掌他沒反應,你親他一下他也沒反應,這樣你還會認為他有覺性嗎?

其實樹也有覺性,吹風時樹就搖動,下雨時樹就滋潤,有陽光時樹就燦爛……給它什么,它就反應什么,比我們人類的反應來得還直接。椅子有沒有覺性?我們坐在上面動一動就知道。我們動得越厲害,椅子給出的反應就越大。再比如,我們敲一張桌子,敲的方式不同,力度不同,桌子反應出的聲音也就不同。我們敲一下,它就“咚”一下,敲兩下就“咚”兩下,敲三下就“咚”三下,不可能敲兩下而“咚”四下。我們用手掌拍它,它發出的聲音又有不同。這就是覺性,萬事萬物都有覺性。這個就叫本覺。

我們小時候讀書時,喜歡拿把小刀在課桌上刻。老師說要大家愛護公物,我們也不當回事?,F在明白了,這不是不愛惜公物的問題,是不知道桌子也有覺性。如果我們也拿把刀子在自己身上刻一下,肯定疼得要命。

所以,佛家說:“本覺本有,不覺本無”。萬事萬物本來都有覺性,沒有覺性的東西是不存在的。當我們知道萬物皆有與人一樣的覺性,我們看周圍的人和事的“平等心”就會升起來,“分別心”就會降下去。

在企業里,把張三看得重,把李四看得輕,這是不公平的,員工們也會對此有怨言。今天某個員工可能不重要,但明天他可能就變得重要了。很多企業的瓶頸就是這樣,今天做這個產品,這個地方是瓶頸;明天做那個產品,那個地方又成了瓶頸。企業里沒有哪個人是多余的。每個人都有位置,每個人都有作用。如果我們看得起這個、看不起那個,這樣工廠一定會亂。

所以,我們要有平等心,不要有分別心。在歐博,不管你是經理、是老師,還是組長,做得好就值得表揚、值得贊賞,做得不好,就得接受批評。但是,有些老板就不是這樣,對于自認為重要的人就不敢批評。這就缺少原則,大家會認為老板是一個欺軟怕硬的角色,管理肯定就不好做。

很多人錢越多“分別心”越重,或者地位越高“分別心”越重,因此管理也越來越難做。因為他離真正的管理力量——群眾,越來越遠。

說毛澤東會做管理,這點沒人反對吧?十億人在毛澤東手里被管得井井有條。毛澤東的一條核心管理思想就是群眾路線。他在工作中強調群眾路線,強調與群眾打成一片;打仗時強調廣泛發動群眾,大打人民戰爭。這是毛澤東和蔣介石不同的地方,蔣介石被日本鬼子打得全面撤退,而毛澤東專門派人到日本鬼子的占領區搞地下武工隊,即廣泛發動群眾。結果,抗日戰爭打完了,解放軍成長了,隊伍越打越壯大,由幾萬人發展為一百多萬人,靠的就是邊打仗邊發動群眾。所以,毛澤東靠廣泛發動群眾,打人民戰爭,而蔣介石走精英路線,靠有錢人。一個贏,一個輸。

怎么發動群眾?不要把自己跟群眾區別開來,要縮小這種差別。

所以,毛澤東那個年代經常講要消滅三大差別:城鄉差別、工農差別、腦力勞動與體力勞動的差別。差別當然不可能完全消滅,但那時候人們的幸福感的確很強。相反,現在人們富裕的程度遠遠超過那時,但幸福感又提高了多少呢?追根溯源恐怕還在于差別的增大吧!

所以,我們一定要明白,做管理首先要淡化分別心,不要總認為自己是一位高管、老板就與眾不同,而應該把自己當成是一個做事的——只不過在高管、老板的位置上做事而已。

怎樣淡化分別心呢?從知道萬事萬物都是平等的開始,因為萬事萬物都有覺性。你以為鳥跟鳥沒交談嗎?只是你說人話它聽不懂,它說鳥語你也聽不懂罷了。

淡化分別心并不是客觀上沒有分別,而是不要過分地在意這種分別,內心中放下這種分別。因為再有錢的人、再大的官到頭的結局與窮人和百姓都是一樣,執著于這種分別有何意義呢?

和记娱乐ag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