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國統一服務熱線:

400-829-8885

知與行相對【第六節】
來源:www.lemac-lefilm.com   作者:曾偉

禪不是知識,禪是體驗。

管理學強調控制,禪的智慧是覺知。管理禪和管理學的第一個區別就在這里。

管理禪和管理學的第二個區別在于,管理學是一種知識,管理禪是真知,是知道。

知識和知道究竟有什么區別?

我曾經在一次講課的時候問一位客戶:“如果此刻請你上講臺,你有什么感覺?”他回答:“會緊張?!苯酉聛砦艺娴膶⑺埳现v臺,臺下響起了熱烈的掌聲。我再問他:“感覺怎么樣?!彼f:“掌聲一鼓勵,整個人覺得很放松、很興奮?!边@位客戶兩次內心的感覺,其實就是知識跟知道的區別。

他在臺下的時候說上了講臺會緊張,是知識范疇,他用經驗、用記憶進行聯想“我走到臺上會是什么感覺”。知識性思維總是對當下的情景進行解讀,所以回答緊張屬于知識。當他真正在臺上的時候,那個回答就不再是知識而是知道,是真實的感受。

在英文里,知道和知識這兩個單詞有很明顯的區別。知道是knowing,“ing”表明正在進行。也就是說,正在進行的知是知道,正如那位客戶在臺上的感覺就是正在進行的知。知識是knowledge,“ledge”的意思是固化的、骨架的一種知。直白地說,知道要親自體驗,知識不需要親自體驗,別人親身經歷就可以作為你的經驗。

我做了十二年制造業的管理咨詢,感覺企業在管理上最大的問題就是大家都有知識,但就是不做。懂得的知識跟產生的行動之間差得特別遠。

知識最大的局限是沒有辦法直接讓人產生行動,它只會讓你不停地想。企業害怕的恰恰就是員工不停地想,因為企業所有的業績都是做出來的。

知識是借助經驗認知事物的一種方式,它是由“識”介入的,由“識”幫助完成的心理活動。正是 “識”的干涉,決定了知識本身的局限性,“識”的運作是過往經驗的介入,意味著知識根本就不可能是當下鮮活的,它是回憶、判斷、評價等,它是死的。所以,掉進知識里的人是活在過去的人。

我們應該意識到,所有的認知活動都不過是經驗在起作用而已。所謂對錯沒有一個絕對的標準,所以在對錯問題上沒有必要太執著。具體到企業管理上,很多企業的管理者甚至是老板,為什么行動力那么差?因為在他的內心中設了對錯這道坎,絕對不會做一件他認為是錯的事。

管理者或者老板將對錯擺在第一位是非常糟糕的,因為大家糾結在對錯里。其實,按照著名禪師大愿法師的開示,對錯根本就不重要,一切在于自身的實踐。只要去做,做了以后,對錯自然有體會,自然會調整。

實際上,離開實踐,對錯都沒有意義。我們應該依靠行動突破思考的障礙。所有的答案、所有的謎底都需要走到那一步才能看到,沒走到那一步之前,設想的一切,都無所謂對錯。

就像我們談論山頂的風光,在山腳下不管怎么談,實際上都不是真實的。我們或許可以談談在山頂能看到的一馬平川的風光,但是談不出到了山頂后那種心曠神怡的愉悅,這種感覺只有到了山頂才能真實體會到。

佛法的偉大就是讓我們在做的過程當中去知道。知道和知識的區別就是,知后面帶了個“識”,它就變成經驗的了;知后面帶了個“道”,意思就是走在路上知?!兜赖陆洝氛f“道可道,非常道”,就是告訴我們,真正的道是無法用言語說出來的,真正的道只有通過行動,在行動中認知,走著知,在路上知。

王陽明說:“知而未行,只是未知?!币馑际羌偃绮粍邮秩プ?,所謂的知道就不是真的知道,只是了解一些觀點,但真實的感受肯定沒有,有的話就肯定會做。

學佛的第一要點是信,“信解行證”的次第首先是信。那么,怎樣才是真信?很多人因為感情困擾信佛,因為事業不順信佛,因為家庭不和信佛等,這種信是靠不住的。這種信最多只能算是心理安慰劑,不會有多大的力量。

真信來自體驗,來自親證,就像歐博的老師用簡單的動作為企業節約了大量成本,換了下一家企業,他們一定還會實施這些動作。因為他們是親自做過的,所有的興奮、喜悅、成就都是最真實的感受。

也就是說,真信來自實踐過程中的真實的感受,是真知、是知道、是智慧。智慧的智字,上面是知,下面是日,是太陽,說明充滿了能量的知才是智慧。

上一篇:道與損相對【第五節】

下一篇:沒有了

和记娱乐ag官方下载